网络电影上行期,小成本也能创造大格局丨专访《双鱼陨石》制片人

时间:2020-05-16 13:52:39

  作为和网剧同时问世的产品,网络电影一直被质疑和网剧“同基因不同命”,其实,这只是发展快慢的问题。目前,网络电影在投资成本、制作团队、故事质量等多维度都已有肉眼可见的进步,一些头部影片也在向院线电影水准靠近。迈入批量精品化阶段后,网络电影的潜力或许才将真正爆发,在这之前,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仍需继续努力。

  “他们觉得网络电影也是可以展示才华的领地。吸引这些优秀人才加入,我觉得对行业是有益的。”

  如《双鱼陨石》这种新题材虽在宣发上面临更高难度,但长远来看,创新内容对网络电影产业更具长线价值,目前科幻片在国内尚处于起步阶段,院线电影中成功的仅《流浪地球》,网络电影中成功的范例几乎罕有。此次《双鱼陨石》的问世,或将在网络电影领域培养起一批科幻迷,同时吸引更多人才参与到科幻片创作中来。

  作为口碑出圈的代表作,《双鱼陨石》为网络电影找到了大IP、强视效之外的全新发力点,同时,它也是网络电影内容升级的微观缩影:好故事的内容价值与商业价值相辅相成,驱动市场进入良性循环新阶段。

  此次,《双鱼陨石》在成本有限的前提下,尽最大可能将“小而美”的故事做到了极致,以人性的复杂、小人物的有血有肉、人性的光环支撑起了影片的厚度。接受镜像娱乐专访时,《双鱼陨石》出品方之一北京米和花影业董事兼影片制片人徐蕾便表示,影片的出发点便在于将长处发挥到最强,“以剧情取胜”。

  网络电影的“内容升级”对内容制作方和视频网站而言同等重要。制作方维度,《双鱼陨石》制片人告诉镜像娱乐,如果影片最终能取得预期收益,那便会考虑打造同类型的系列影片。这其实反映了一个规律:只有好故事能获得与之匹配的关注度及收益,才能保证创作者的激情,为可持续性的优质内容产出打下基础。

  被制片人打趣“中华田园科幻”的《双鱼陨石》便是在填补市场的类型空白。所谓“中华田园科幻”,一方面在于影片塑造了典型的中国式小人物,另一方面在于影片是由中国民间志怪故事演变而来,虽难比大制作科幻片的辽阔,但“小而美”的田园科幻片也有独特味道。

  做具有长线价值的内容

  作为一部解构复杂人性的影片,《双鱼陨石》中呈现了“恶”,但内在价值观却是对“善”和人性光辉的拥护,这在主角王得志身上彰显得淋漓尽致。亲情的羁绊,是支撑王得志活下去的精神支柱,为了实现心愿,他选择了自我牺牲,而并非互相残杀,与陈甘泉和赵青形成了鲜明对比。王得志的牺牲精神,或许也代表着一种人生智慧:在群体社会中,抑制强烈的私欲,或许才能走得更远。

  《双鱼陨石》在题材上没有盲目跟风,选择将视角抛向网络电影领域罕有的科幻题材,同时融合奇幻、冒险、悬疑等诸多元素,以民间志怪故事“罗布泊双鱼玉佩”为引,以人们心中的欲望之火和不灭亲情为内核表达,实现了一次深度创作。

  《双鱼陨石》中四位主角人设都很分明:为了科学将生死置之度外,但同时漠视生命的教授;希望帮父亲缓解困局,但为了利益与朋友反目的富二代;剑指诺贝尔,但为达目的牺牲一切的年轻助手;失去工作、婚姻的失败者,但却最单纯的小市民,四人的复杂面在“自我复制”的科幻设定下,为故事带来了足量的戏剧冲突,他们面对诱惑时的不同选择,也不断支撑着故事的戏剧性反转。

  ……

  此次《双鱼陨石》剧本的扎实,得益于制作团队精益求精的匠心。一年左右的剧本打磨时间里,制作团队为了丰富故事层次感和观赏性,在原著基础上添加了很多内容,如加入女性角色中和“男人团”气质、丰富杨教授形象、利用时空扭转产生的时间差设定亲情线等等。影片拍摄过程中,编剧出身的导演丁小洋依然在不断润色剧本,边拍边改。

  影片人物塑造的成功,也在于小人物的有血有肉。小市民王得志实则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当大家都为发现二战时的潜艇兴奋时,他关注的只有寻找修车工具,早日回家;陈甘泉虽坏,也会说出“把我肉割下来给你吃”的土味情话;教授一贯严肃,但也有解刨“自己”时兴奋不已的中二时刻。这些一个个的具象细节,合起来便构成了一个个饱满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