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保安最后的保护

时间:2020-08-24 14:13:08

保安的最后保护

张生前的照片。个人资料图片

8月14日,山东潍坊,张是勇敢的地方。中青日报中青网见习记者李强/照片

长期以来,知道张俊行的人并不多,甚至连同事都可能无法说出他的全名。一个同事每天都和他一起换班,只知道“老人”和他同名。

很多时候,保安和保安不需要知道彼此的名字,只需要穿同样的制服,出现在同一个地方。

然而,张去世后,在8月13日的送别仪式上,前往送别他的人坐满了一辆大客车和三辆大客车,还有一些人自己驾车前往。一些地方官员也在送行者之列。许多人第一次认识他,64岁的保安张俊行。他的名字和照片出现在山东省潍坊市一家报纸的头版。有人在网上悲伤地说:“我很抱歉以这种方式认识你。”

8月8日,潍坊市一个名为东方国际中心的社区里,一名3岁的孩子被保安张从一口污水井中救出后死亡。

那天刚过秋天,夏天的炎热并没有消失,社区西侧的停车场将成为居民夜间乘凉的地方。停车场的南边是一个保安亭,张俊行在那里一天工作8个小时。他的值班时间是从16: 00到24: 00。事实上,每天这八个小时他都很清闲。工作只不过是看门,为进出的车辆开门,打扫卫生,偶尔给快递员兄弟指路。

像他这样的从业者可以在无数的社区安全亭看到。他们中的大多数是年长的叔叔,做着一份低收入但相对悠闲的工作。

离张8月8日下班只有三个半小时了,当时社区里一个3岁的男孩正在玩耍,不小心掉进了一口没有井盖的污水井。当他听到呼救声时,他立即跑了过去,脱下了他的安全服,只穿了一条内裤,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就跳进了发臭的井里。

井口是方形的,宽约1米,深约8米,装有来自各种下水道的生活污水。水面离地面大约2米。那个男孩很快被张的手举起来。地上的人用拉人的方法,救救窒息的孩子。当人们准备再次把张俊行拉上来时,他们发现他已经“消失”了。

一名年轻的消防队员回忆说,当他和队友从附近赶来时,男孩已经被救了,但张邢俊“沉了下去”。他们花了近两个小时从污水井中抽出2米多深的污水,然后他们带着氧气瓶下去,把张捞出来。

附近一个小区的保安在谈及此事时摇了摇头:“我听说以前那个污水池里有沼气。”如果你能在1分钟内起床,你就没事了,而且你最多只能在2分钟内起床。”

当晚,张俊行和孩子被送往医院。这个3岁的孩子活了下来,但是医生宣布张那晚“没有生命迹象”。

男孩的祖父告诉记者,孩子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但仍在重症监护室。

“一命换一命。”很多人都这么说。

“爷爷对孩子们的恩情永远不会忘记。”获救男孩的母亲告诉张的儿子。为了感谢他救了自己的命,男孩的祖父送了10万元,直到那时他才知道他的家庭并不富裕。300多名社区居民在微信群中记住了这个“爱孩子的人”,并自发组织捐款。一些企业主听到这个消息后,把这个家庭送到了慰安所。

该住宅物业的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物业方面会妥善处理此事,并会给张的家人一份声明。张国辉告诉记者,他们谈到了赔偿和共同保险赔偿,总计95万元。

居民们并不真正了解张俊行,虽然他是本地人,他的家离这里不远。许多人只是车与车之间的“点头之交”,包括被救男孩的祖父。有些人最多只知道他是“老张”。平时,他是看门人,总是在居民的印象中微笑。当一些居民回头看时,他们发现这里的保安一次又一次地发生变化,他已经这样做了很长时间。

他给不同人的共同印象无非是每天骑一辆旧自行车,穿着蓝色保安服,跳广场舞。

当张国辉当天从家里回来时,他看到被捞出来的父亲只穿了一条内裤。虽然他被消防队员用清水冲洗过,但他仍然能看到黑色的污渍。后来,在太平间,当他帮父亲穿衣服时,他冲走了许多粘在父亲背上的西瓜籽。

居民们很少看到他没穿保安服,除了他被消防队员从污水井抢救出来的那一刻。他死后,他的家人发现衣柜里最多的是安全服。

张平,一个已经工作了两个多月的同事,仍然不知道他的全名。58岁的张萍每天接替张邢俊的工作,但在保安室,他们每天见面不超过10分钟。事发后,小区楼下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听说“老张进去了”,吓了一跳。他们以为是张平,他以前在那家银行做过保安。

“当我们换班时,我们只是说,‘有什么问题吗?’“没关系,””张萍每天看到的,是一个悠闲地收拾好物品,穿着保安服,骑着一辆26岁的旧自行车悠闲地离开了。物品不过是带有茶渍的杯子、不锈钢饭盒和香烟。很容易看出,在商场促销期间,装有商品的袋子是免费赠送的。那辆旧自行车也破旧了,看不到颜色。

“别看他平常悠闲的步伐。那一刻,他行动迅速。如果是几秒钟后,它可能是那个孩子。”张萍坐在停车场的空地上,告诉记者,老张离开后的第一天晚上,他在值班,坐在事故发生的空地上很久。他认为如果他是他自己,他可能也会跳。

但是许多人不确定如果当时他们是自己,他们是否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包括张的儿子。“我可以打电话求助,打110,想一个更安全的方法。”张国辉说。

张的家在离这里不远的河北社区。然而,那里的居民却很难从脑海中找到张对的特殊记忆。人们经常用“诚实”、“简单”、“直话直说”和“平和”等词语来形容这群人中的一介老人。

2017年,河北社区的一个居民厨房里的油锅着火了,家里没人,所以火势很大。张俊行是第一个冲进来把锅带出房间的人。这是河北社区张庄股份合作社总经理张守兴从记忆中发现的一件罕见的“大事”。

早年张是个农民,当他的村子完成城市化时,他告别了土地。

张平觉得,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他都把张看作是的“伟人”。“在那一刻,如果你敢不顾一切地跳下去救人,那就说明了一切。”

刚才发生的事情,可以说是一件“伟大的事件”,在他的儿子张国辉眼里,只是“一个普通人做了一件不平凡的事情”。直到他父亲去世,他才知道这场火灾。他在工作日看到的是他家庭的支柱一天天变老。

在过去的64年里,那些举着3岁孩子的手已经在齐鲁大地播下了小麦种子,在车库里修理汽车,在路边修理自行车三四年了。在收拾完自行车修理摊后,我去当了一名保安。两个月前,他作为保安的月薪刚刚从1800元涨到2100元。

他的父亲曾在军队服役,所以“军事路线”这个词出现在他的名字中并不奇怪,但是他的父亲已经死了。有一位母亲已经离家近90年了,和他的两个残疾兄弟住在一起,但是她的母亲仍然不知道他的死讯。有一个妻子患有心脏病,靠月薪住院,还没有从丈夫突然死亡的现实中走出来;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家庭。两年前,他的儿子给他生了一个孙子。

“过去几年,我总是当着我的面抱怨我没有让他有个孙子,有时我会看我一眼。”张国辉看着他2岁的儿子说:“他还没学会给爷爷打电话。”那个胖乎乎的男孩听到父亲提到他的祖父时只会笑。

如果不是发生在8月8日晚上,他会继续背负生活的重担。

他是一个忙于生活的普通老人:他喜欢抽烟,抽一盒7元的烟。我喜欢每隔一段时间给自己倒两三杯,喝点花生。他经常泡茶,社区的居民给他茶,他把茶递给儿子,自己喝廉价的茉莉花茶。我不打牌或下棋。我经常在晚上出现在广场舞人群中,或者在下班后出现在抱着孩子的老人队列中。

父亲去世后,张国辉去了东方国际中心社区,骑回到他父亲在事故当晚留下的旧自行车旁,再也没有机会骑了。我妈妈让我爸爸抽完他剩下的烟。他计划在5月7日“烧”他父亲的安全服。

一天晚上,张国辉梦见他的父亲穿着安全服站在黑暗中。他问他的父亲,“你在那边还好吗?”我父亲回答说:“好的,挺好的。”然后穿着保安服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他觉得那不是他的父亲,从睡梦中醒来。

几天后,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接替了张俊行在东方国际中心保安室的工作。保安亭的玻璃上贴着一张“见义勇为人员”的公示牌:潍坊高新区管委会拟确认张的见义勇为行为。这是保安人员发表过的最正式的人类文件。

中青日报中青网见习记者李强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