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新文:重回山乡当老师

时间:2020-07-22 14:25:10

见证云南迪庆州未夕山区的教育变迁

张新文回到山区乡当了一名教师(赢得反贫困斗争的决定性战役,走“三区三州”探索扶贫)

核心阅读

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地处横断山区,长期以来一直是脱贫的重点和难点。在这里,如何通过教育阻止贫困的代际传递,不仅是对个人和家庭的考验,也是对学校和政府的考验。作为一个离开大山回到大山的年轻人,小学教师张新文的故事凝聚了许多人的努力和期望。

一场雨冷却了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使山上的石头变得不稳定:大的石头冲到公路上打碎成碎石,而小的石头则堆积成沙子。

从香格里拉市到维西傈僳族自治县的道路由于砾石堵塞而变得越来越困难,汽车不敢加速。走不到200公里花了三个多小时。道路是艰难的,它会阻碍摆脱贫困的进程吗?

毕竟,我们面前的横断山脉不是一片对人“友好”的土地:如果你努力工作,你仍然可以谋生;然而,当一个家庭成员生病时,很容易被拖垮;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接受更多的教育,那就更难了。

张新文是迪庆州未夕县白芨村中心的一名小学教师,他出生在一个沉重的家庭,他的求学之路相当坎坷。"幸运的是,这已经成为过去式,现在孩子们可以看书了!"

走出大山去上大学

终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张新文的眉毛拧成了一个疙瘩,坐了一整夜。那是2012年7月,上学迟到的张新文20岁。

他的录取通知书就是证明。“我家很穷,但是我可以学习!”

但是大学对他来说是个“烫手山芋”。

父亲一年到头都生病,他依靠母亲在外面谋生。张新文知道他的家人已经尽力帮助他高中毕业。

现在出去工作,还是继续读完大学?

张新文无情地选择了前者,并尽可能平淡地告诉他的父母他的计划。"我出去工作,明年我的家人会过上好日子!"说完,三个人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那天,我妈妈没有去上班。“你穷一辈子,你不可能永远活着!”我妈妈说了很多话,给张新文印象最深的是:“锅里卖铁也是为了你读完这本书!”

“你知不知道妈妈这辈子不会读书,有多不舒服?我不希望你像一个母亲,后悔。”母亲是文盲,但她的话有傈僳族人特有的固执。

继续学习意味着要花更多的钱。这个家庭开始计算学费的来源:当地的猪可以卖一些钱,亲戚的“礼物”也要花几千元。但这还不够。当他束手无策的时候,村队的队长张建军带来了好消息。他考上大学后,可以去县民政局领取2000元的补贴。

对张新文来说,2000元可以说是雪中送炭。2012年8月23日,张新文终于站在了大学门前。虽然这是第一次走出未夕山,但他知道通向未来的大门是敞开的。

多亏了这笔赠款,许多贫困家庭的孩子去了未夕县学习。这一关键的财政援助不仅还在,而且更加有力:截至2019年底,未夕县已经为高校共提供了1631名贫困学生,并实现了所有必要的帮助。

回到我的家乡当老师

开学后不久,张新文的激情几乎被现实的尴尬所击败。虽然我来这里之前父母借了钱,通过工作节省了一些生活费,但我仍然过着拮据的生活。

这个年轻人脸皮薄,所以只能带着牙齿。但是不久,细心的班主任发现了线索。“班主任帮我转交了贫困村的证明材料,并获得了2500元的国家助学金,帮我度过了最尴尬的时光。”张新文说。

为了尽可能减轻家庭负担,张新文一到假期就去工地找工作,他选择努力工作是因为他可以赚更多的钱。

“这很难告诉家人,但总是好消息,不用担心。”张新文说。

张新文的母亲有意无意地给他带来了好消息:

“村里已经给我们家安排了最低生活保障,一年有900元补贴。”

“驻地干部送来小猪,年底卖掉。其余的人仍然可以做熏肉。”

……

就这样,大学的三年突然过去了,在家的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但是张新文心中的石头越来越重。

由于缺乏经验,公务员和机构考试一个接一个失败,以及多年学习的家庭经济负担,张新文充满了深深的内疚。于是,张新文又走进了建筑工地。一天120元的工资让他忘记了自己的疲劳和学习的初衷。

"你有兴趣来学校上课吗?"未夕县第一中学教育主任的电话让张新文的心怦怦直跳。

我曾梦想找到你,但张新文没有立即同意,并在询问薪水后拒绝了。“平均每天只有50元钱,还不到我在工地上搬的砖头的一半!”

当她回到家时,张新文和她妈妈谈到拒绝接替她的老师,但她突然变得很生气。“别光看这些钱!你在建筑工地,我们的房子是一样的。成为一名教师,我们的生活将会改变。”

我不知道我是害怕妈妈的愤怒还是想为自己而战。张新文成了代课老师,白天在课堂上批改作业,晚上看书准备考试。2016年,张新文再次为公共机构考试而战。

终于,好消息来了!张新文第一次给他的父母打电话。在电话的另一端,我的父母兴奋地不停地说“好”。

随着张新文的就业和稳定的收入,他的家庭在2017年摆脱了贫困。

未来的教育会更好

正式加入这个职位后,张新文主动申请班主任的职位。“学生没有假期,班主任也没有假期。”虽然学校离家只有20分钟的路程,但张新文只在周末孩子们放假的时候回家。

在搬迁后的新家院子里,当了4年小学老师的张新文指着远处的新学校,表达了自己的感受:木屋被钢筋混凝土房子取代,操场升级为塑胶跑道。

他当老师的时间越长,张新文就越能感受到教育的重要性。白芨村小学毕业后,大部分孩子是当地傈僳族人,学前教育基础差。一些偏远山村的孩子甚至在刚上学的时候听不懂普通话。为了更好地教授他们知识,张新文首先说普通话,然后翻译成傈僳语。“我带来的第一批孩子现在都上四年级了,普通话比我说的还要标准。”张新文说,教育不仅改变了自身,也改变了这个山区。

脱贫致富改变了未夕山。随着道路的畅通和网络的便捷,越来越多的达斡尔族走出了大山,来自山外的信息不断进入大山。“它过去是一块黑板,现在是一块电子白板;这不仅仅是从黑人到白人,更重要的是,无论是孩子还是老师,获取信息都已经越过了这座大山。与山外和大城市的孩子同步。”

然而,在当老师的过程中,张新文也不无苦恼:“最难对付的是孩子们厌倦了学习。”不久前,班里的一个孩子厌倦了学习,拒绝来上课,所以他被说服回来了。

后来,这个表达不佳的孩子在作文中透露了他的真实感受:“我父母不在家,爷爷带我去不容易。”“我想好好纪念我的祖父,所以我得先有一份好工作。”如果你将来想找一份好工作,我必须先完成作业。”

当语文老师把他的作文转到张新文时,他完全松了一口气。“这就像几年前的自己。”张新文说:“你越年轻,就越不可能看到长远的发展。一些孩子的父母可能因为教育水平有限而家庭教育薄弱。这些家庭需要我们的教师和学校发挥作用。”

看着校园环境一天比一天好,我们周围的同事中有越来越多的大学生和研究生。孩子们开始学习上网,对山外的世界有了更多的期望。张新文对未来充满信心。

午休前,几个在走廊图书馆角落看书的孩子看见张新文经过,拉着他问这个问题。张新文只是坐下来和孩子们一起读了一个故事。"热爱阅读的孩子不会被这座山包围."他后悔了。

本报记者杨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