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裂美妇直肠菊蕾惨叫_武林美妇菊臀之殇

时间:2020-11-18 15:55:49

职业球技

  这庄文的家族在东海极有权势,他年纪虽然不足三十,但自幼耳濡目染之下,行事稳健圆滑,交过不少天南海北的朋友,因此丝毫没有因为严天的普通家世而看低他。
  几人略谈几句,黎璎笑道:“我去做一会美容护理,你们聊吧。”说完,径直向着一个小厅走去,把严天留给了庄文。
  庄文这时笑道:“严兄弟,你想玩什么?”
  严天头回来这种地方,但他并不怯场,想了想,道:“文哥,我第一次来,没什么了解,还请你介绍一下。”
  庄文道:“这家俱乐部设施比较齐全,有棋牌室、健身房、浴厅、美容保健,另外你还可以玩桌球、保龄球、网球。”然后暧昧一笑,“如果兄弟对女人有兴趣,这里还有够味的美人。”
  严天暗暗吃惊,心说这些有钱人真是会享受,看来这俱乐部果然是个好玩的地方。他想了想,道:“文哥,那我随便玩玩吧。”
  庄文点头,道:“好,我反正闲来无事,陪你一起。”
  有庄文这个东道主引路,严天很快就来到台球室。台球室内放置了十几张球桌,空间非常宽阔。在球室一侧,有一个长长的吧台,侍者与桌球女郎都坐在那里。
  这时,台球室内正有两名中年男子对阵,庄文向二人微微点头,便与严天站在一旁观看。
  严天看了一会,就知道这二人玩的是国内流行的普通打法,八球。这种玩法,他从初中就开始接触,虽说算不上高手,但也有点水平。
  看着看着,他不由得集中精神,突然就感觉那母球的运动轨迹无比清晰起来。这种清晰,不仅仅因为他的动态视力超于常人,可以看清楚高速运动的物体,还因为他可以准确预测母球的运行轨迹,甚至于球被撞击之后的运行方向、力度。
  “这一杆打得低了,八成要跳球。”严天心想。
  果然,母球被一下子挑起,飞出了球桌,击球者发出一声叹息。
  “这一击很准,六号球要入洞了。”他心中又道。
  “乒!”
  一声脆响,六号球竟然真被击入洞中。
  严天就这样看了几分钟,感觉自己的眼力完全可以捕捉球运行轨迹。这显然是透视中蕴藏的另外一种能力,可以捕捉和预测物体的运动轨迹。
  进一步说,严天的眼睛可以预测力量的作用效果。比如有人挥拳打向他,那么他就能预测对方打哪里,怎么打,打得有多重。
  对阵的两人,其中一个技高一筹,他很快便将八号球击入球洞,取得了胜利。
  那败北的中年男子索然无味地连连摇头,道:“今天连输八局,到此为止。”说完,他将一叠筹码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严天不知道这些筹码的确切价值,便问庄文:“文哥,这些筹码价是多少?”
  庄文道:“每个筹码一万块,十六枚筹码就是十六万。”
  严天点点头,道:“文哥,我也想玩一局。”
  那刚刚取胜的中年人听到了严天的话,立即看过来,笑道:“这位小兄弟也想玩玩?”
  庄文笑道:“我这兄弟初来乍到,郭兄你可要手下留情啊。”说着,他向旁边的侍者微一点头,那侍者便送来了二十枚筹码,价值二十万。
  庄文将筹码递给严天,道:“兄弟,随便玩玩,筹码记我账上。”
  严天接过筹码,点点头,转身对那中年人道:“郭先生,二十个筹码,我只赌一局,你要是愿意,我们可以开始了,您先开。”
  眼看严天敢将注下到二十万,那郭先生也不吃惊,他“呵呵”一笑,道:“好,爽快,那就二十万一局。”
  能来这家俱乐部的人,都是身家亿万的富豪,二十万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他们不怎么在意。
  等侍者码好球,郭先生打出第一杆,只听“乒”得一声,十几个球骨碌碌地乱弹,其中的五号球入洞。
  郭先生对庄文眨眨眼,然后接连出杆,又有两球入洞。到了第三杆时,球意外停在了洞口边上,他的攻势到此为止。
  轮到严天出手,他围着球桌走了一圈,最后锁定了十四号球,而后俯身击球。他的动作并不标准,却十分流畅自然,只听“乒”得一声脆响,母球急出,准确地撞中十四号球。
  十四号球触边反弹,而后精准地落入洞中。
  庄文眼睛一亮,拍手叫道:“好!”
  严天不慌不忙,刚刚打那一杆,他其实暗中透视了力量的运行轨迹,所以有十成的把握让球入洞。
  接下来他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击出的球接连入洞,等到只剩八号球时,他终于遇到了难题。在母球与八号球之间,有其它的球阻碍,他无法直接撞击。
  郭先生一直神色如常,严天虽然能够连续进球,但在他看来也算不了什么,他若状态好的话,也能做到。
  这时到了关键一球,他微微扬眉,道:“小兄弟,看来你要止步于此了。”
  严天淡淡道:“试过才知道。”说着,他只是随便看了一眼,直接就一杆击过去。
  “乒!”
  母球撞到边线反弹,然后凶猛地击中八号球。八号球的球速很快,斜转着也撞到边线,然后也反弹回来,走着弧线落入球洞。
  这绝对是一个高难度动作,瞧得庄文与郭姓中年人都呆了。好半天,那位郭先生才大声道:“厉害!今天我算开眼了!”
  庄文收敛了脸上的震惊之色,感慨道:“严兄弟,你那一杆简直神乎其技,绝对有职业高手的水平。”
  严天微微一笑,道:“运气好而已。”他虽然表面上云淡风轻,其实心中爽得很,自己的球技拉风不说,还一下子赚了二十万,心里自然高兴。
  郭先生爽快地拿出二十枚筹码放到桌上,笑道:“老弟,我球技比你差得远,再比下去没意思,不如你我去玩玩别的?”
  庄文看了严天一眼,笑着说:“兄弟想不想去试试手气?”
  严天心说想睡觉就有人送枕头,他的透视能力最适合赌场作弊,这姓郭的送钱上门,他哪里会推辞。
  于是他淡淡一笑,说:“郭先生既然有兴趣,那咱们就玩几把好了。”

第0006章赌场得意

  这位郭先生输给严天二十万,心中老大不乐意,于是拉着严天去玩牌,希望能在牌场上找回场子。可他万万没想到,严天有透视的能力。
  郭先生交流广阔,棋牌室的人几乎都认识,他一声招呼,就凑齐了一桌麻将。
  严天、庄文、郭先生,以及另外一位马姓男子,四人进入专门打麻将的包间。包间面积很大,里面设施齐全,还有两名侍者留下来专门服务。
  对于麻将,严天玩得并不多,但这并不是障碍。四人用的是一百三十六张牌的当地玩法,规则比较简单,娱乐性较强。
  那郭先生规定一千块的底,其它人没有异议,牌局开始。
  麻将有相当一部分是靠运气的,运气来了,神仙挡不住。但这次显然不同,严天不仅可以看到别人的牌,更能够看到剩下的牌面是多少。
  因此,他从一开始就设计好了自己的牌型,只是等着胡牌而已。当然了,其间偶尔的吃碰杠,会局部打乱他的计划,但只要稍一调整,就不会影响全局。
  不管庄文还是郭先生,都感觉这牌打得有点诡异。十圈之后,他们发现严天打牌有个特点,便是弃牌的时候,从不会出现失误,这简直是逆天的运气。
  自从严天在台球桌上一展身手之后,庄文就对他充满了好奇,所以在麻将桌上,他一直注意观察。心中暗道:“黎璎交的朋友果然不简单,看他打台球的手法,绝对是个高手。”
  十五圈之后,严天已经赢了三十几万。郭先生终于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青年人技术好得很,他想赢回来几乎没什么机会。
  这时,另一位马先生一把推乱桌上的牌,道:“不玩了,没意思,改梭哈怎样?”
  郭先生过来本就是要玩扑克的,麻将只是玩扑克之前的过度,他看了严天一眼,笑道:“小兄弟,你看呢?”
  一开始赢钱的时候,严天还狠狠地激动了一把。但渐渐就冷静下来,暗中不断告诉自己,既然拥有了透视能力,那么赚钱是迟早的事,这点小钱算不了什么!
  有了这种心态,他的心境便十分平和,此时点点头,道:“可以。”
  梭哈的玩法比较刺激,钱来得快,去得也快,当然,它对心理和技术的要求更高。不过,这一切对严天来说都丧失了效用,因为他可以看到对方的牌。
  接下来的牌局,严天总是小输大赢,半个多小时就赢了一百多万,让那郭先生额头上出现了冷汗。当打玩最后一把,他便不再继续,对严天道:“兄弟,你牌技很好,让人佩服,咱们就玩到这里。”
  严天淡淡一笑,道:“也好,我也累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这几局,庄文也有参加,他输了十多万,这时向严天竖直大拇指,道:“兄弟,你趋吉避凶的本事高明得很啊,仿佛早知道牌面一样。”
  严天心中一凛,笑道:“文哥过奖了,小弟只是运气好罢了。”
  剩下的这些人都感觉严天太精明了,想赢他的钱难上加难,心里巴不得他早早离开,没有一个反对。
  严天一走,庄文也跟着离开。当两人重回客厅,黎璎已经等在那里,她笑吟吟地看着严天,道:“严天,你居然去赌钱,输了多少?”
  庄文表情古怪地说:“输?这位严老弟一口气赢了二百万。”然后他苦笑道,“我刚开始还担心他由于缺乏经验,害怕他输得太多。可我后来明白了,这位老弟根本就是扮猪吃老虎,佛挡杀佛,神挡杀神。”
  黎璎一脸吃惊地看着严天,难以置信地问:“严天,你真的这么厉害?”
  严天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毕竟是赌博赢来的,有些来路不正。
  哪知黎璎一脸快意,道:“赢得好!上次我堂哥在这里输了八百多万,你今天算是替他出了口气。”
  庄文一阵无语,道:“我说黎大小姐,那都是五百年前的事了,你怎么还记着?”
  黎璎哼了一声:“你这个俱乐部啊,什么都好,就是不该开设赌场,害我堂哥连偷偷攒下的私房钱都输光了。”
  三人正说着话,庄文的电话响了。接通电话没多久,他脸上的表情为之一变,沉声问:“找孙大师了没有?”
  “什么?孙大师不在东海?给你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内,我要见到孙大师!”一向温文尔雅的庄文,他此时的表情居然有几分狰狞。
  挂了电话,庄文一阵失神,整个人像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站在原地,哪里还有东海第一公子的气度。
  黎璎轻轻叹息一声,问:“是乐乐的事吗?他还有没有恢复?”
  庄文长长叹息一声,道:“她今天又犯病了,还咬伤了舒婕。”
  “大嫂受伤了?”黎璎吃惊地站了起来,“我去看望她。”
  庄文摆摆手:“你现在不要过去,乐乐正在犯病,等她恢复了再说。”说完,他连招呼也不打,就满腹心事的直接离开。
  等庄文一走,严天忍不住问:“学姐,怎么回事?”
  黎璎叹道:“庄文他有一个十五岁的妹妹,十岁那年得了一种怪病,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陷入癫狂的状态。发狂的时候,她说话的语气和行为方式,就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非常吓人。”
  严天心中一动:“学姐,不会是鬼上身吧?”
  黎璎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看着严天道:“民间百姓确实称之为鬼上身,而西医则认为这是种精神疾病。庄家这些年来,国内国外的医疗机构跑了不下百家,可乐乐的病情一直没能得到缓解。”
  严天想了想,道:“过段时间,我陪学姐一起去庄家探望,毕竟和文哥认识一场。”
  黎璎点点头:“你能有这片心很好,庄文一定很高兴。”
  庄文的离去,使得严天和黎璎都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心情,没多久便离开了俱乐部,返回房间休息。
  次日一早,两人用过早餐,就一起赶往赌石节的举办地,东海天机珠宝城。


Tags: 武林美妇菊臀之殇

相关推荐